今天是2018年04月24日
  • shiren
  • 网民首选山东林业产业全国知名品牌榜
观网首页 >抽奖评奖专区 > 查看奖品

奖品展示及介绍

 

 

《我爱女鬼》目录

和谐的另类想象\我的动物园\角度决定观点\时间的牙齿\井底之蛙的晕眩\无限未来有限悲伤\另类的课堂\老板这头驴\爱情观察\游戏的爱情\大地上漂亮的事儿\舞台上的东北人\我看见翩翩起舞的太监\小姨子情结\我的妇女大会\长沙女孩\爱情量子力学\向贵妇人致敬\人间尤物日本妞儿\女人可以配多少个茶壶\女悬念大师\嫩而微骚\时代的闷骚与难为情\重色轻友之徒\我爱女鬼\黑夜辽阔无边\像鬼魂那样去战斗\五首歌儿的人生情怀\她爱我五音不全\想停也停不下来叫做飞\德式生活\向常识致敬\有容乃悦\死亡的焰火如何绽放\那又如何\一去不返\移动的快感\鱼殇我伤\我拿猜网赌昨天\生命经济学\那一点点忐忑\我看到你看我的眼神了\灵魂的栖息地\凌晨5点的砂粒\我的央金\电影之梦\站牌哈尔滨\即将绝种的诗友\反抗的力量天翻地覆\段子之上是句子\谷东安是谁\我的大旗还能扛多久\鸟巢外的秋天\痛与怀念\锦衣夜行\飞越驻马店

《我爱女鬼》序言

欢乐颂

调查显示,《狼图腾》有97%的人根本看不懂,但是几年下来依然卖掉了200万册以上。据说此类畅销图书就是给所谓的文化虚荣分子准备的。由此可见当前社会的文化虚荣分子,是多么渴望格调,需要招牌。

我对虚荣一直有些警惕,担心自己过份虚荣易滑向自恋,也忧虑他人的过份虚荣迷乱了我的双眼。从事过多年的新闻工作,我懂得克制,追求准确与独特。在写作之中我精雕细琢,希望能使自己的文字份量超越格调,比招牌更有意义——像王小波一样有趣,像木匠一样有用。我相信这里的每一篇文章各有寓意,有能力供应时代的各种消费,满足各类人群需求。

比如在酒桌上和办公室里,它们会被引用并遭到无情嘲笑,或者在月光下用以抒情和煽情;比如它们与一些喜欢在高速公路飙车和攀登陡峭高峰的冒险家一起激荡,产生共鸣;比如它们与夜晚的发呆爱好者偶然相遇,进而息息相通;再比如它们能使闷骚之人深呼吸,使时尚小资若有所思。

总之吧,我的整部书交织着众多看问题想事情的角度。既完成了智慧读本的规定动作,我又选择了最有意思的角度。欢乐说来就来,因为有意思的角度是欢乐的源泉。

人生的欢乐是值得追求与珍惜的。汶川大地震期间流传的一个手机短信,提示着生命的珍贵与脆弱。据说我们一旦死了,就要死很久呢。

眼前的时代沸腾着与鼓噪着。离远了看,往回去看,站在高处看,无非就像一个个段子,并不复杂与无理。从上个世纪末期到这个世纪早期,变化最大的只是我们的心态。因果关系没有变得更混乱,创业还可以成功,阅读就是能使知识变丰富,爱情继续在喘息,男人依然忙忙碌碌并且目光游离,女人无法不害羞和温婉感性。

2008年3月来北京参加政协会议的作家张贤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声称“等我90岁的时候吧,那时候我就自由了,就可以把现在不可告人的一些话说出来了”。

建设和谐社会只争朝夕,我不想等那么久了。只要具备勇气,我们现有的智慧已经足够,不用再抖什么机灵。写作者把自己“90岁”的想法,现在就说出来,伟大的前瞻性可以促进今天的生活加速发酵,变得更柔更轻更易于消化。

我没有正面强攻这个世界的企图,那太伤神了。我的想法是创作一首小级别的“欢乐颂”,听上去像平民家里音响放出的那种。一方面我积极寻找人生的价值,像完美主义苦行僧一样注重细节和质量;一方面我努力瓦解人生的意义,淡化理想和规则,沉溺享乐。我能够做到真诚地组织文字,虽然标榜真诚并不会使我看上去更有才华。

不自嗨,也不假嗨,我努力用一种成人姿态向真正强大与永恒的岁月致敬。

 我一脸灿烂阳光,奉献上这部书。所谓的欢乐颂指我的文字,它们全心全意为大胆翻开书的阁下服务。

 《我爱女鬼》精彩片段

前段时间我偶尔看到一家省电视台宣传治疗痔疮的药品,其中一句话堪称经典——痔疮没了,肛门美了!

当时我控制不住地大笑起来。想象不出来,但我极力要想象一番,“肛门美了”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那应该……应该是……哈哈哈哈!一个多么平民化的广告。

 对于我这样的电视观众来说,这个药品有没有功效并不重要,用词是否低级粗俗更无所谓。我没想过要买,也不关心它的道德指标。但我从中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快乐。我猜测,策划这个广告语的家伙一定是在策划完成之后得意万分,一定在内心深处充满了搞笑的冲动和为人民服务的热情。这样可爱的家伙多起来,我们的生活就充满了更多的笑声与欢乐。

                                                                                                              ——《和谐的另类想象》

我的理论基础是,人与动物之间的和谐,应该比人和人之间来得更容易一些。世界上不同类别的生命之间,存在着朴素的理解和宽容、欣赏和调戏,甚至爱恋,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雪莱的诗歌“永远歌唱着飞翔/飞翔着歌唱”,是对云雀的赞颂;现代歌曲中著名的那句“山下的女人是老虎”,是通过女人对老虎实施的爱抚;坊间流行的俗语“老鼠爱大米”,是对有了欲望就要实现的阿甘一样小家伙们的肯定;顾长卫的电影《孔雀》里种种隐晦的意象,则完成了对身材性感、屁股丰满的那一类动物的意淫与崇拜……

                                                                                                                        ——《我的动物园》

我原谅了自己当初改名字的冲动,我为自己理解力的提高而感到释怀。

曾经看到过一则国际趣闻,也与改名字有关:美国流行歌星Prince(王子)曾经把自己的名字改为了符号,是把男人女人的符号合而为一而成的。这可不是艺名,而是通过法律手续改的正规的名字。美国歌星改完名字后,给世界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一次颁奖仪式上,主持人一时犯了难,不知该怎么称呼Prince,组合符号是无法朗读出来的。他们只能宣布“获奖者,是那个曾经叫王子的歌唱家”。

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原因是前些天一个画家朋友给我发来短信,她的短信这样说:“习瑞你原来叫啥名了?我想了好多天也没想起来真累死我了。”

 终于有人因为回忆我的名字而“累死我了”。我很有成就感,但也必须道歉。无事生非地造出一个名字,自己离获奖还远呢就先给朋友添乱了。

                                                                                               ——《谷东安是谁》

如果,那样的话,我就是个拥有故乡的人。在故乡,只有在故乡,我才会发现众多与我长相相似的亲人,听着与我父亲一样亲切熟悉的口音,想象着多少代以前的中原历史。穿越历史的风云,我与我们的祖先血脉相连。每当外敌入侵,峰火连天,中原大地上我们挺身而出,众志成城,史诗一般地反抗与狂飙突进。

我一直认为,拥有故乡的人在精神上是自足的,心理上充满了感恩。故乡根基强大,从故乡走出去的人才有胆量傲视群雄,甚至可以傲视世界。我观察过在北京打工的农民工兄弟,每当春节来临他们纷纷涌向车站。虽然衣着破旧,腰包也没膨起多少,但他们的眼神是幸福而急迫的。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挡得住通向故乡的脚步,哪怕失去工作,哪怕夫妻反目,哪怕借钱买车票,哪怕一路艰辛。

他们以及所有怀揣梦想的归乡者,脸上的表情透露出一个胜利的愿望:回家!回家!

我是不会再有什么机会了,只能在酒桌上和段子中与河南以及驻马店神交,并维护其尊严。游子体会最深的就是什么叫千古遗恨,我想起了信乐团《离歌》里两句歌词:“一开始我只相信伟大的是感情,最后我无力地看清强悍的是命运。”

                                                                                           ——《飞越驻马店》